馬德里的華人天主教堂


你知道目前中國仍存在嚴重的宗教迫害問題嗎?

馬德里華人聖麗塔天主教堂彌撒一景

馬德里華人聖麗塔天主教堂彌撒一景-凃佳貝

聖麗塔天主教堂

自古以來,人類信仰宗教是肯定生命的意義及價值的一種方式,更讓我們在面對生、老、病、死 時心靈有地方可以寄託。在大中華地區,大多數信仰的宗教為佛教、道教、儒教,其中,在1840年鴉片戰爭後,也有不少外來宗教傳入中國,如天主教及基督教。根據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的統計指出,目前中國約有550多萬人信仰天主教,神職人員7000多人,教堂約有6000多所。遠在西班牙的華人也有不少人信仰天主教,馬德里,在地鐵七號線上的Islas Filipinas附近,正有一處華人天主教堂,該教堂─聖麗塔教堂(Santa Rita)─為西班牙華人的信仰中心。

 

在一個星期天傍晚的拜訪中,蘇菲亞修女親切地帶我及與我同行的西班牙同學參觀內部,寬廣莊嚴的室內、牆壁繽紛色彩的聖人們、歐式雄偉的圓頂建築,對於非天主教徒的筆者來說,無疑是一種震撼,並不禁肅然起敬。但裡面的教徒,卻帶給筆者一種溫馨大家族的感覺。教堂內也有教理課程(幫助那些想接觸天主教的人所開設的課程)、唱詩班、彌薩活動等。

 

教堂裡的神父告訴我,該教堂是專為華人設立的天主教堂,目前已成立10餘年,信徒約有200~300人,週日通常會有70多名教友去做彌撒,而整個馬德里華人天主教信徒約有500多人。他們在聖誕節當天晚上也有活動表演,結束後也有簡單的餐會。聖誕節事實上對華人並非一個重要的日子,但對於這些信仰天主教的華人確實有另一種特別的意義,我想,這也是海外華人另一種凝聚力量的方式。此外,他們明年也將前往葡萄牙天主教勝地法蒂瑪(Fátima)及義大利羅馬等地拜訪。

 

馬德里的神職人員及信徒

那天傍晚,我參加了人生第一次彌撒活動。彌撒活動結束後,坐在我斜前方的信徒,江先生,來自中國福州,19歲就來到西班牙。他告訴我,他原本跟大部分的中國人一樣,屬於佛教徒,但因結識家族都是天主教徒的現任太太,故也開始信仰天主教,但不常來做彌撒,只是今天例外。他們一家有五個小孩,有的小孩負責在教會裡彈琴,有的小孩則負責唱歌。當我問他,從一個佛教徒成為一個天主教徒會很困難嗎?他告訴我,佛教及天主教並無太大差別,兩者都教人向善。

 

蘇菲亞修女,30多歲,她說:「我嫁給了上帝。」因為家裡世世代代都信仰天主教,加上本身對天主教有興趣,故信仰天主教。她說,這邊許多華人原本不信天主教,主要受西班牙建築以及宗教節日影響,而開始對天主教產生興趣進而接觸走入天主的世界。她所跟隨的教會屬於全球性的教會,總教會於梵蒂岡,因為西班牙有需要,所以遠離家鄉來到這裡服務。同時,她也是一名神學院學生,目前受教會獎學金贊助於馬德里San Dámaso大學就讀,她的同學都是來自各國的修女、神父,或是對神學有興趣的人。

 

我這一個對天主教毫無概念的亞洲人,一直對世上層出不窮神職人員褻瀆小孩的醜聞感到疑惑,蘇菲亞修女說:「身為人,都有七情六慾,那是因為他不夠接近或不夠認識上帝,所以開始對情慾感到興趣。」

 

胡安神父,來自中國山東,來西班牙念哲學及神學,目前在聖麗塔天主教堂服務。現在除了神職工作之外,他也會協助一些中國人找律師或是看醫生。他說,來到西班牙的中國人大致上可以分成三類。第一,富人。這些富人通常在中國有很好的事業,在西班牙也有自己的度假別墅,每到夏天就會來西班牙度假。第二,留學生。過來的留學生待學業結束後,有一部分就會待在西班牙不回中國,因為滿三年就可以申請永久居留證。第三,非法移民。這些人透過中國黑幫份子非法來到西班牙工作,而黑幫份子安排的工作薪資極低,因此他們想脫離這種生活環境,胡安神父正是幫助這第三類人。

 

中國宗教迫害仍持續上演

中國毛澤東時代,因為人民只能跟隨他,因此對於一切宗教及信仰,都予以打壓。當時中國的天主教徒,都會被關到集中營裡,限制其思想及行動,但在80年代後,雖然他們被釋放,但還是會有24小時的政府官員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如果這些教徒要做彌撒,得趁那些官員睡覺時,三更半夜偷偷起來做彌撒,胡安神父,正是其中之一,他說,他小時候最討厭冬天起來做彌撒。

 

現在中國政府確實也對宗教進行掌控。對於西方社會來說,宗教力量對國家還是佔有很大的份量,也可以說是以宗教建國為基礎,但中國政府卻不希望這種力量滲入中國,政府害怕西方信仰會影響到其政權。故目前中國天主教有兩種,一種是受政府控制,接受政府金錢援助但受控制的天主教(oficial),只能在政府規定的時間、地點進行彌撒及傳教等活動,但同時,也會有官員監視那些神職人員是否在公開場合對信徒散播一些會威脅到政府政權的言語,對於吉爾摩神父,這種天主教已受政權影響,反之,他所跟隨的天主教則是另一種地下天主教(clandestino),這些也是中國政府一直迫害打壓的對象,他們無法在公開場合進行宗教活動。他說,從他的祖父的祖父輩開始,因為當時西班牙傳教士到中國替人看病之餘,並進行傳教,故他們成為天主教徒,開始在地下室偷偷做彌撒。

 

事實上,胡安神父當初離開中國是以商業目的為由,利用假護照離開中國。故對於中國政府來說,他來西班牙並不是因為當一個神父,而是一名商人。

 

他說到,目前在中國的一些小村莊,還是存在一些地下天主教徒,他們會趁半夜集結起來做彌撒,但由於在一個共產國家,有些人的心還是向著他們的最高領導人,故這些教徒還是得防範半夜被公安逮捕的風險。事實上,蘇菲亞修女的一名親戚,因為屬於地下天主教的一員,曾數次被囚禁。

 

中國近年宗教現況

根據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的一份報告(1999~2006)指出,中國不斷對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打壓,如1999年11月至12月間,中共在浙江溫州附近搗毀近百做教堂及禱告場所,也有以信「邪教」為由被判死刑的案例。

 

美國國務院也在今年8月10日發表一份名為「2015年度國際宗教自由」的報告中指出,中國政府對宗教實施控制,並對那些被認為威脅到國家或共產黨利益的

宗教人士活動和個人自由加以限制。他們遭受政府的人身攻擊、拘捕、折磨、判刑、騷擾。報告中提到,中國浙江省政府摧毀了好幾個得到國家批准的基督新教及天主教堂,也強拆了1500多座十字架。中國副國務卿布林肯(Tony Blinken)表示:「當公民能夠完全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時,社會會變得更強大、更富裕、更安全、更穩定。當一個政府不給公民宗教自由時,它把沒有做錯任何事的公民變成罪犯,引發鄙視、無望、異化的緊張局面。」

 

當一國的人民無法自由地選擇宗教信仰,這些在西班牙的華人天主教徒或許相對國內人民是幸運的。當人民在思想上發展到一定的程度,政府無論如何禁錮或限制,都無法阻止信徒前往獲得永生的道路。

 

備註:為保護當事人,以上提及人物已化名

Tags: , , , , , ,

Sin comentarios.

Deja un comentario

Ruta literaria por el corazón de Madrid

Reuniones de escritores, librerías de mujeres o periódicos desaparecidos convierten a la capital en un centro cultural

Librería Mujeres, el eterno bastión del feminismo

El establecimiento acoge todas las voces del feminismo y sigue siendo un escenario para el debate, la lucha y la reivindicación

Las librerías que recogen los libros que tú ya no quieres

En la capital cada vez existen más librerías que buscan rescatar aquellos libros que llevan años sin ser leídos. Las donaciones de bibliotecas y particulares les permiten «revenderlos» a precios asequibles

BookCrossing: los libros sin techo

Abandonar ejemplares en lugares públicos para que los recojan personas desconocidas y regresarlos a otro sitio agotada la lectura es la esencia de esta práctica

«Eso de la nueva poesía es una estupidez»

El poeta y agitador cultural argentino Carlos Salem lleva doce años animando semanalmente recitales nocturnos en bares de la capital. El novedoso formato poético que introdujo en nuestro país lleva varios años de crecimiento imparable

El patio Aleatorio de los poetas

Todos los miércoles, en el bar situado en el número 7 de la calle Ruiz, el escritor Carlos Salem coordina una jam de poesía en la que voces jóvenes y adultas se unen a través del verso